如无必要 勿称优秀报道

      如无必要 勿称优秀报道无评论

开读前需知:本文枯燥而冗长,宛如大学上课,勿谓言之不预。

我这人其实底线不高。底线高的是梁文道,看看他这篇文章。这大概是因为我到底是个学渣出身。不过我三十多岁的时候开始读了点书,晓得了一些道理,今时今日,有些事,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。

报道,这两个字,总表示是一种“客观”写作。报道的目的不是告诉你“我怎么看”,而是告诉你“发生了什么”,故而报道者绝不是李元芳的角色。

虽说没有一个媒体能真正做到客观,但即便如此,报道也是在阐述事实(不一定是真相),而且要尽可能地搜罗事实来逼近真相。

报道,和评论,和复盘研究,和报告文学(嗯,现下太多的所谓非虚构写作,其实就是报告文学),是有着清楚的分界线的。有一些文章很优秀不假,但其实压根不是报道。

在这个所谓“评论太多,客观事实都不够用”的时代,鼓励报道生产,就变得特别有意义。好的报道很贵很费时很费力,所以,可能还要稍许矫枉过正一点地去捍卫报道者的权利,比如,反洗稿。—— 请注意,我这里用矫枉过正,不是说用偏见对偏见,而是批评者要更多一些,批评洗稿行为起来用词要更猛一些。

蒙有些组织高看,我先后参加过一些报道奖的评委工作。商业组织给媒体发奖,倒也不是什么奇闻。我充分理解商业组织做这件事的目的,公益也好社会责任也好当然也埋有一些自己的形象诉求。但总体上我乐见这种方式,因为这是鼓励报道生产。

既然是评奖,自然是在诸多报道中选择优秀报道。什么叫优秀报道,今人似乎总有些误解。并不是文章长就叫优秀报道(最搞笑的误解是,长就叫深度),也不是十万加就叫优秀报道。还是要回到报道的基本规范准则、评判标准来遴选长短,而不是仅看其文本形式和传播效果。

我并不喜欢常识这个词,我宁愿把这些报道规范准则、评判标准,称之为常理。因为它们并非没来由地被作为一种主张,都有其原因和道理在。

以下文字,请阅读时注意我在讨论“优秀的”报道,并不仅仅是讨论报道。这样的讨论,的确反映我这人底线真得不高——做到这样我竟然就可以视为优秀。但即便不高,我也看不下去了。

第一个规范准则,报道应该有其新闻价值,故而报道优秀的第一个衡量标准,就是很有新闻价值。

鸡毛蒜皮的小事,一个小公司的内部变动,都可以用来做报道,但客观上,这类报道的新闻价值不高,故而很难成其为优秀报道。

社会新闻要讲涉公共利益有多大。比如明星出轨这种事,在我看来,虽的确有其新闻价值(毕竟公共人物嘛),但委实新闻价值不高。什么树立社会道德之类,都是满足猎奇窥探心态的说辞,你我读者,心知肚明。但明星随随便便弄了个博士,这个新闻价值就比较高,涉及的公共利益并不小。

商业新闻要讲行业影响,要讲该公司的行为的外部性。这个公司与行业的关系。这就是为什么顶尖媒体会喜欢做大公司报道,这里有一个新闻价值的考虑在。但如果单纯就公司而报道公司,的确是报道,但新闻价值一般。

客观讲,对公司的扒粪报道,比较容易有新闻价值。大公司欺骗公众,比小公司欺骗公众,来得更有新闻价值。

舆论场上有很多公司报道,妙笔生花,读者众多,我承认是好文章,但因为缺少外部性延展,我拒绝承认是好报道。

第二个是角度问题。这里可以分为两个小点讨论。

一个事件的报道,可以从不同视角切入。类似面对同一个建筑物,拍照可以取不同的景(框架)。优秀的新闻报道,直面最有新闻价值的部分。而我们有时候会看到一些报道,属于侧面展示,兜兜转转。相较而言,后者并非优秀报道。

我以武汉某新闻为例。

财新做的报道直面部分重要新闻价值,标题是《武汉耽美携手卷入非法经营案,个人志出版走向何方》。相对来说,谷雨实验室做的《卷入女儿耽美举报案的武大教授》,新闻价值就略次一些。

从标题就可以看出,财新探讨的问题,比谷雨探讨的问题,更为宏大一些。我不是说谷雨做的不是报道,而是想说,如果这个世间,没有财新的报道,谷雨的就算好报道了。但凡事就怕比较。

之所以这么衡量,除其新闻价值外,还在于难度。财新的报道,难度更大,需要采访的工作更多。而比较而言,谷雨的难度略低。

但我不是不知道有时候直面新闻价值有点困难,心细的读者也能注意到我在描述财新时,用的是“直面部分重要新闻价值”(就是所谓个人志出版)。因为这个事件,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新闻价值,值得报道。只是,当下实情,谁都明白不好搞。

第二个小点,在于新闻由头和新闻价值的关系。

有些事,看上去本身是一个小事件,比如某人中年因病亡故。这本身很难说有多大的新闻价值,但如果考虑到这个人的身份——创始人,考虑到不少创始人会中年猝死,考虑到正好在大范围讨论996,这个中年因病亡故,就可以报道出较大的新闻价值。

但需要密切留意的事是,不能太聚焦于某个普通个案,不然就是一个普通报道。而且,必须基于事实报道。

父母和小孩之间的教育问题当然是个大问题,但如果基于想象意淫出什么做妈的嘲笑小孩你去死好了这种桥段,这个就很“报告文学”了。

用一个不大的小事件,关联更多的类似事件,去产生很大的新闻价值,操作起来其实需要非常小心。因为特别容易在因果关系上犯错。

比如说某公司高层因癌病故,你非要去牵扯该公司创始人前阵子说996是一种幸福,然后在里面架上一层因果,这个报道可能就会出问题。因为你需要足够扎实的证据证明,因癌身故,是完全的完整的至少也是主要的拼命工作没有生活导致的。

比如这样的报道,标题是《某某某某41岁高管去世,996再被拷问》(某某某某为本人替换),内文有这一句:虽然无法直接说某某某去世与公司加班有直接关系,但是人在长期高负荷状态下,对人精神和体力都是巨大考验,自然会影响健康。(某某某为本人替换)

我始终不明白,很多人写文章(不止是报道),为什么那么喜欢强拗喜欢为赋新词强说愁?

第三点 主客观问题。

这年头夹叙夹议的文章蔚为大观。所谓夹叙夹议,就是来一段事实,说一段“我认为”,来一段事实,说一段“我认为”。我底线不高,并不断然拒绝。但我也会看看比例,到底是事实多还是认为多。强烈的主观判断,即便加上不少事实,我都不会认同这叫报道。尤其不会认同这叫优秀报道。

比如,“某某公司没有梦想”,光这个标题,就不是报道该用的标题,但我不否认这是一个好标题。这篇文章可能是非常不错的文章,也可能算是一篇报道,但要评它为是什么年度公司报道奖,抱歉,四个字:不敢苟同。

最近还有一篇获某报道奖的文章,在我看来,评委点评简直就是高级黑,拐弯抹角的开骂节奏。作者在这篇文章中发挥了很强的主观观察能力。通过对黄峥言谈、细节的剖析,“拼”出了这么一篇从自己角度出发的人物解剖。某科技好报道奖揭晓 某获奖文章的评委点评

观察能力还要用“主观”,一篇从自己角度出发的。。。真的,这不叫报道。

居然被当成首篇致敬。

点评评委真是辛苦了。

第四点,信源使用。

这其实是老生常谈。不过这个对一个报道是否优秀甚至是否及格,太重要,还是要啰嗦一下。

信源使用是为了更好的展示事实,而事实是多维多面向的,所以优秀报道讲究一个多信源,讲究一个平衡性,还讲究一个交叉印证。

匿(化)名信源的使用,要看报道什么事,有无必要做这样的匿名(化名)处理。

这些可能行外人都懂。我这里想特别强调一件事:核心信源突破能力。

这其实是区分报道和优秀报道的重要标准。

我前文写到直面新闻价值,核心信源突破能力和其密切相关。兜兜转转做细枝末节的,可能就是核心信源突破不了。

这是一个报道记者最为牛逼的功力。这份功力未必体现在ta的写作能力,而体现在ta搞定了什么信源。

这也是内行和外行看报道的一个区别。

当一个报道实在无法突破核心信源时——这种情况还不罕见,就老老实实有多少写多少,切忌去做想象,做延展,做一些看似特别高大上的东拉西扯。

看着热闹,实质不过是一根银样蜡枪头。

第五点,归纳问题。

归纳能力是人类的重要能力,所谓透过现象看本质。新闻报道不是说一点都不需要归纳,比如通过诸多小事件发现新闻价值,商场上频频创始人猝死的确可以进行一番报道来归纳一点东西。这在我看来,问题不算大。

但切忌高度归纳。高度归纳是复盘研究的事,也可以说是写评论的事——其实我都不太认同写评论的高度归纳,但有人就是喜欢这么干。

剃刀法则说:如无必要勿增实体。我的朋友,号称半个互联网圈都是他前同事的王以超稍许改了改:如无必要勿增大词。

我深以为然。

这是一个优秀报道的克制。

故而,优秀报道不仅要一个记者突破了什么核心信源,还要看一个记者的克制:有什么ta引而不发。

最后一点,文字驾驭能力。

文采好,读者看得爽,当然也是一个优秀报道的有机组成部分。所以文字驾驭能力是报道能成其为优秀的bonus。

但切忌用华丽的文采去掩盖客观报道的虚弱。

那个叫“浮夸”。

所谓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

各种报道评选,我乐见其成,但既然是评选,总是内行人的事。报道优秀者,被视为新闻领域标杆,可供学习,有引导作用。

我倒不是说评选有猫腻,而是说,可以更完善一些,更专业一些。

评选优秀报道,我倾向于要众评委要坐下来探讨。各家公司可能出于预算原因,喜欢远程搞,填填Excel表了事。但搞颁奖倒是愿意聚集人。这在我眼里,未免本末倒置买椟还珠过于注重仪式感了。

最后,我这里也有一句实诚话:做评委是要支付酬劳的好不好?哪怕就是个礼品?这也是对劳动的一种尊重嘛。

—— 首发 大发快乐8 ——

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 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

本文主要探讨我眼中的优秀报道,有机会可以讨论一下,我眼中的优秀评论。这totally是两码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